夜獨聆聽雨聲煩

这里阿迟☆
圈地自萌日常,不建议关注
沉迷月pro刀乱全职es
主吃柊英一药肖王肖涉英
QUELL箱推·主推和泉柊羽
吹爆かぞくべる

【肖戴】Reborn(02)

嗯……白色情人节快乐啊!

这几个星期事情多得灭绝人性,我只是来诈一下尸。

肖队各种ooc我要跪地不起了……

下一更遥遥无期,我先忙完再说。
最后……我好想去蹭别人的系解理论课啊QAQ实验课能不能换个会开柜给我们摸尸体的老师QAQ

咳……这点废话略过吧。
祝食用愉快♡

==========================================

       “闯入者,我不认识你。”少年的单片眼睛亮起了微弱的蓝紫光,而后三根箭弩破风而来,狠狠撞上光罩。

        仅凭三根短箭自然不可能攻破光罩,但这三根短箭有些不同。箭的头部和箭身材质不同。

        大概是什么魔法亲和性很高的金属,或许还铭刻了法阵。看着光罩逐渐暗淡的戴妍琦这么想着,挥手瞬发了一些基础的元素魔法攻向少年。

        “砰!砰!砰!”

        三道爆炸声几乎叠在一起,光罩应声破碎,先前的短箭也化为灰烬。

        “你也是魔法师。”少年的语气依然冷淡,“但没有她强。”

        她?戴妍琦疑惑了一下,但吟唱没有停下。身前火红光芒渐渐凝聚成一只火凤。而少年手中的弩不知何时变成一把长弓,没有搭箭,只是拉开弓弦时有蓝紫光凝聚。

        一声嘹亮的凤鸣在山谷里回荡开来,少年松开弓弦,手指扫过另一只手上的皮质手袖,指间夹起几个小型机械紧随光箭的轨迹甩向戴妍琦。

        难缠。忍着痛释放了火凤的戴妍琦有些无奈地想着,顺手撕了一个魔法卷轴扔向少年,盘算着在痛得动不了之前能不能伤到少年。

        肖时钦本在屋里研究着魔法文献,凌乱的书桌上还堆放着各种零件,仔细看去几乎都是人偶身上的部件。不知道已经看了多久的书,抬手推起眼镜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然后放松了身体靠着椅背。偏头看了眼窗外轻笑了一声。

         起身脱下长褂随手搭在椅背上,懒懒地活动了一下筋骨,缓步踱向后院。

        肖时钦倚着门恰能看到闯入山谷的人。少女的行动并不算利索,衣服上隐隐有些血色,应该是受伤了。只是大魔法师的境界能闯进来应该是无意的。他仔细打量着来客,眼神忽的一凝,脚下用力一蹬飞跃而出。

        “生灵,停手!”肖时钦揽住少女的腰侧身挡在少女身前,随手一挥在身前凝聚了法阵挡住了突破火凤而来的小型机械,“这个是客人。”

        “精灵……?”戴妍琦借法杖的支撑勉强稳住身形,一抬眼注意力就被尖耳朵拐了去。

        “嗯。”肖时钦看着戴妍琦点了点头,很是礼貌地收回了手,“你是雷霆的人吧?”

        眨眨眼,点头。

        “那进屋说吧。”说着肖时钦扶着一瘸一拐的戴妍琦进了屋,还不忘吩咐刚虐完菜的少年干活,“生灵你去把上次张新杰给的药拿来,顺便泡点茶拿点茶点来吧。”

        好不容易绕到大厅的戴妍琦只觉得房子大得离谱,但是屋内的装修显然下了不小功夫——至少她已经看到了好几个触发式攻击法阵。

        肖时钦招待她的大厅亮堂得很,窗外是一小片花圃,正开着五颜六色的戴妍琦叫不出名字的花。在她看着花出神时肖时钦往一把藤椅上放好软垫,又走到窗前推开了窗户。

        “好香!”

        “这些花香对身体好,坐下来慢慢享受吧。”肖时钦支好窗户,走到藤椅后面拍了拍椅背,“坐这儿吧,垫了垫子坐着应该不那么疼。”

        “啊?啊,谢谢你。”戴妍琦挪到椅子前扶着把慢慢往下坐,龇牙咧嘴忍着痛就是不叫出来。

        肖时钦看着觉得好笑,但还是忍着没有笑出声来。恰好这时生灵灭端着茶盘进来,倒是给了肖时钦一个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主……”生灵灭摆放好茶点,才开口就对上肖时钦的眼睛,连忙改口,“时钦,鲜花饼只剩最后这些了。”

        “没有就再做好了,反正最近空闲。”

        “时钦……?”戴妍琦重复了一遍这个称呼,只觉得很熟悉但想不起来何时听过,却想起来进门至今还未自我介绍,连忙摆正了姿态干咳一声,“咳嗯。啊,那个我叫戴妍琦,是雷霆冒险团的魔法师,唔……前不久刚晋升大魔法师了。”

        “嗯,戴小姐你好。先喝口茶歇歇吧,这是一个朋友送我的灵药,愈伤能力还是不错的。”肖时钦抿唇笑着,打开桌上的一个小瓷瓶,倒了几滴液体到戴妍琦的茶杯内,“经常听学才提到的小戴应该就是你了吧,比他描述的可爱多了。”

        戴妍琦脸红了一下,猛的反应过来,“咦?你认识副团长!你是……?”

        “啊,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肖时钦,如你所见,我是精灵,也是你脖子上的闪影之戒的主人。他是生灵灭,算是我的孩子吧,你可以叫他生灵。”

        戴妍琦捧起茶杯抿了一口没有放下,眨眨眼继续看着肖时钦,“哦……肖先生您好,那这里是?”

        “我现在的住所。或者按你们的话说,这里是秘境。”肖时钦的语调依然平缓,完全没有受到戴妍琦表情变化的影响,只是抬手凭空虚握,银光一闪,闪影之戒就到了他手中,“我记得这一枚应该是属于楚团长的,怎么在你这儿?”

        “啊?”戴妍琦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将前因后果简单说了一遍。她觉得她不应该随意说出来的,但是肖时钦总给她一种值得信任的感觉,莫名其妙。

        大概是因为那茶喝下去后伤口没有那么痛了吧。

        “这样看来楚云秀也是很看重你。”肖时钦放下茶杯,起身走到戴妍琦身前,单膝跪地微微抬头看着她,“给你看点东西。”

        再次近距离和肖时钦接触,戴妍琦觉得有些无法直视他的双眼,却又移不开目光,一阵魔法波动后肖时钦干脆利落地起身离去,只留下戴妍琦微张着嘴有些出神。

        “生灵你好好招待客人,我出去见见老朋友。”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