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獨聆聽雨聲煩

这里阿迟☆
圈地自萌日常,不建议关注
沉迷月pro刀乱全职es
主吃柊英一药肖王肖涉英
QUELL箱推·主推和泉柊羽
吹爆かぞくべる

【肖戴】Reborn(01)

主肖时钦x戴妍琦
参考Hybirdchild的设定,只不过毕竟是账号卡就开点挂嘛……。
脑洞开不起来,和基友讨论了一番最后定了一整个框架……中间差点反思要写中短篇的初衷(。最后是想着也许会写姊妹篇。
嗯,也许。
顺便设定为操作者为主人,账号卡为人偶。冒险者联盟,各种种族的成员。若有雷同,请……请不要责怪我捅不大想脑洞quq
lo主文笔渣且懒癌晚期,慎入。

————————————————————————————

        在说不上很久却又有些遥远的以前,这片大陆远没有如今这般安宁繁荣,甚至与这两个词扯不上半点关系。在灵山深处凭空冒出的一股邪恶势力,仗着它们的强大,搅得这片天地混乱不堪。为了守护各自的家园,以人类为首,各族的勇者组成了以荣耀为名的冒险者联盟,他们团结协作,最后终于赢得胜利。

        后来,灵山,更名为禁山。荣耀联盟,却依然是冒险者们聚集的地方。

        坞城。荣耀联盟分会门口。

        “学才哥——副团长大人——这次任务就让我跟去嘛!”扎着双马尾的少女一身简练的服饰,若没有胸口处的魔法师徽章,大概谁也不会去想这么一个女孩会是魔法师,而且是已经能独当一面的大魔法师。而此刻,这一位足以让别的冒险者团队抢得头破血流的大魔法师却抱着一个年轻男子的手臂摇来晃去,好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

        方学才无奈地放任自己的手臂被剥夺了自主权,方才搜刮遍了脑内不能带这个女孩前往禁山完成任务的理由,愣是不能打消少女的热情。

        无奈,非常的无奈。

        “小戴,这次任务真的不行啊!上次在禁山外围对付强一点的魔兽就很勉强了,这次要进禁山深处,我们不一定能分心保护你。”

        对于这样的理由,戴妍琦可不依,依旧死乞白赖地缠着雷霆的副团长不放。

        这儿可是分会门口,来往的人自然不在少数,而对于雷霆——这个与霸图,微草,蓝雨,百花,虚空等一样传承自联盟建立之初的团队,乐意围观一下的人也是不少的。

        “诶,老方,听闻你们接了个去禁山里边儿的任务啊,怎么,这小魔女又闹腾着要跟任务?”路过的弓箭手和方学才长着一样的尖耳朵——属于精灵一族的——他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不知上演了几次的画面,随口说道:“莫不是小戴你想去秘境变强大点?”

        听了这话,戴妍琦总算是撒了手转而叉在腰侧,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屑,更多的是属于年轻人的自信,“秘境?我可没兴趣变强大,我自己可以慢慢变强。”

        在冒险者们的口中,有这么一个传言——在禁山深处有一处秘境,只要到达那里,就能获得你所想要的强大。

        这个不知从何而来的传言,藉着各族想要变强的欲望一直流传至今,而传言背后,也早已埋葬了不知多少黄土白骨。

        “总之吧,我也终于成为大魔法师了,副团你可说过等我成了大魔法师就不再限制我的,你可不能食言!”戴妍琦说着还刻意取下胸前的徽章伸到方学才面前,生怕他看不清似的。

        方学才一拍脑袋。哎呀,确实是说过这么一回事。可是这要进了禁山深处,就魔法师的防御力他实在是不敢打包票。正皱着眉思考着呢,肩膀被人拍了拍,侧头看了眼弓箭手,而后顺着他示意的方向看去。

        “呀,楚团长好久不见。”

        刚走近雷霆一行人的楚云秀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被扑了个满怀,朝方学才点了点头算是致意,就抬手捏着怀里人的脸蛋。

        “小戴,你这次又琢磨着跟哪个任务跟不成呀?来,给姐姐说说。”

        “楚姐姐!”戴妍琦被人捏了脸颇有些不满地嘟起了小嘴,搂着楚云秀的腰就回头瞥了眼方学才,“副团他之前可说过等我成了大魔法师后就不再限制我的,现在他出尔反尔呀!”

        “出尔反尔?方副,你什么任务连大魔法师都去不得?”

        方学才回头看了眼城外隐约的山头,语气稍显凝重:“禁山深处。”

        这会儿轮到楚云秀沉默了。

        那个地方的凶险她不止是有所耳闻,更是亲身经历过。她右手小臂上的护具最初正是为了遮盖当初冒险留下的伤痕。

        “楚姐姐?”戴妍琦仰头看着迟迟不做声的楚云秀,眼底多了些失望。

        戴妍琦能在当初还不是大魔法师时就经过重重选拔进入雷霆,自然不是傻子。禁山的危险她清楚,但是即使名为禁山,也不会是冒险者的禁地。

        如果没有险,那冒险者的存在意义又该是什么呢?

        楚云秀的沉默没有维持多久,她抬手揉了揉戴妍琦发顶,指尖滑落到护具繁复的纹路上,光芒一闪,一枚戒指落入掌中。

        “妍琦,这是闪影之戒,你拿好,在禁山深处,它是最好的护身符。”

        戴妍琦看着楚云秀郑重地将那枚戒指交到自己手中,这才仔细观察起那枚自出现起就散发着浓郁魔法波动的戒指。

        戒指通体暗银,没有丝毫接缝,雕刻出的三个齿轮相互依靠,在中间较大的齿轮上镶着一枚闪电形状的蓝紫色宝石。戴妍琦注意到戒身似乎还铭刻了一些东西,不仅仅是署名,还有别的像是法阵一样的,她才要仔细去看就被楚云秀喝住了。

        “别看!”

        双目被楚云秀捂住的戴妍琦愣了愣,低声说了谢谢。

        那些铭刻的阵法极为复杂,先前不过是集中精力看了一下就觉得有些眩晕。捏着手里的戒指,戴妍琦看向楚云秀有些迟疑地开口:“……银龙鳞?”

        “嗯,是啊。好好收着,别弄丢了啊。”楚云秀拍拍戴妍琦肩膀没再说什么,侧头朝神色有些僵硬的方学才点点头。

        “可是楚姐姐,这……太贵重了!”戴妍琦把戒指捧在手心,生怕把它弄丢了似的。

        “朋友给的,你要是能活着回来再还我吧。”楚云秀笑了笑挥挥手朝工会大门走去,“你的小命比这东西贵重点,任务好好干啊。”

        戴妍琦抿着唇攥紧戒指,看向方学才。

        而这次方学才也没有再出言阻拦,只是再三吩咐她要保存好戒指就集合队员开始任务了。

        禁山外围。

        “禁山我们不是第一次来了,但是禁山深处整个雷霆恐怕也没几个人去过。”说到此处,方学才顿了顿,回头看了眼幽邃的密林,语气比以往严肃了不少,“记住,保护自己最重要,这次任务不急在一时。清楚了的话就出发了。”

        “是!”

        禁山深处过于危险,人多顾忌多,因而这次雷霆不过来了六人,都是团队中的翘楚。但尽管如此,在接近任务目的地的时候,依然遇到不小的困难。

        “收缩队形!小戴拉好冰线掩护我。”

        方学才翻手收起长弓,拔出腰间匕首反握在手,后腿一蹬,猛冲向魔兽身后。翻腾起落在围攻的魔兽之间,借着冰线带来的短暂僵直,留下一个个致命的伤口。而戴妍琦在划好冰线后也没闲着,配合着另外四人掩护方学才的行动。一连串攻击下来总算是解决了这一波袭击者。

        “离任务目的地应该不远了,再坚持一下吧。”方学才一屁股坐在一头魔兽的尸体上,用手背抹去脸上残留的血迹,喘着大气看起来很是狼狈。

        当然,相对于其他人而言这已经算好了。

        越接近禁山深处,遇到的魔兽就越强大。而先前遇袭过于突然,虽然最后解除了危机,但雷霆一行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眼下若是再遇一波魔兽估计全身而退也有难度。

        “副团长,你看我们要找的是不是这个山洞?”

        不知是谁先发现的,在岩壁垂下的藤蔓背后掩藏着一个洞口,洞壁上刻着一些图案,和雷霆接取的任务里说的一模一样的图案。

       方学才过去确认了一下,招手让分散的队员聚拢,“应该没错了,准备进去完成任务。”

        “小心!”身为魔法师,戴妍琦对危险的察觉力是团队里最强的。但她刚来得及释放一个防护魔法保护洞口的队友,下一刻就被一阵攻击的余波推落向另一边的山谷。

        “小戴!”

        戴妍琦听到了队友的呼喊,但她控制不住身形,一路滚下山坡。另她奇怪的是挂在脖子上的闪影之戒散发的空间波动愈发强烈,忽然眼前一亮,山坡似乎到了尽头。

        面对与先前的阴暗完全不同的亮光,戴妍琦有些不适应地眯眼,立起手中的法杖借力站了起来,她知道她闯进了一处空间结界,而且与楚云秀给她的戒指有着莫大的关联。

        思考还未来得及进行下去,戴妍琦抬杖挥出一连串冰锥,而后释放了一个护罩,忍着身体各处的疼痛向一边闪避而去。

        攻击没有继续,隔着一层魔法护罩戴妍琦看到了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少年。少年身上挂着各种机械配件,佩戴在右手的机械盾牌上散着些许冰屑,这就解释了刚才那一叮叮当当的声响从何而来。

        戴妍琦没有放松,看着少年从皮革腰包中掏出一个小黑盒,一阵机械声响传来的同时黑盒展开成一把弩,而此刻法杖上凝聚着的光芒愈发强盛。

        少年抬起手,用机械弩瞄准戴妍琦。

        “闯入者,我不认识你。”

评论(5)

热度(11)